当前位置:主页 > 养老动态 >

老人把干警当孩子,派出所的藏族小伙尼玛顿珠

编辑:养老网 发布时间:2018-01-15 来源:www.yanglaow.cn人气:

老人把干警当孩子,派出所的藏族小伙尼玛顿珠被她喊作“小儿”。

原标题:中印边境流浪八旬老人终于见到儿子 离别三十载

这位女士见到老人除了唠嗑总不忘给老人买点好吃的。

30多年前,她离开河南老家;如今,她成了在边城亚东人人都认识的“神仙奶奶”。记者平伟摄影 策划董林 执行大河报特派亚东 记者李一 川文 平伟摄影

但她坚称不愿回家 要留在万里之外的中印边境

报料人在拉萨给陈小龙(右)看发现老人家时的照片

报料人展示发现老人后记录的文字资料

核心提示|人生这条路上,充满着偶然与必然,每一处拐角,都无法预测蓦然撞见的风景。我们感慨生命无常,其实无常中一定有着一些恒常的期许,有很多人用毕生的努力,默默完成了对别人的成全。

上面的话,用在楚月兰老人身上再合适不过了。这位有着河南口音、年近八旬的老妪在万里之外的中印边境线附近流浪了20多年!老人家为什么跑到那么远的地方,一待就是几十年?她在坚守着什么?等待着什么?或者缅怀着什么?抑或逃避着什么?谜一样的身世随着老人儿子的找到被慢慢揭开……

进展

老人儿子愿进藏接母,禹州市指派民政人员和医生陪同

一个有着河南口音、年近八旬的老妪在万里之外的中印边境线附近一直流浪了20多年!

偶然间,一个游历至此的河南人周先生遇到了她,并辨出了她的河南口音。因为两人都认识洛阳白马寺一位老和尚,让老妪得以向他吐露身世。无数的机缘巧合,让这位河南籍八旬老妪被媒体关注报道。

3月31日和4月1日,大河报分别以《河南老妪在中印边境游荡近30年》、《老街坊老邻居能确认老人身份》为题报道了此事。报道刊发后,引起读者的极大关注,并在网络上迅速传播。在众多热心人的帮助下,老人的身份很快被大致确认。与此同时,禹州市政府及相关职能部门也迅速介入此事,落实老人身份、查找老人直系亲属,并最终促成老人儿子时隔33年后奔赴万里之外的西藏亚东与老母亲相见。

“4月1日,我们关注到此事后,立即向禹州市主要领导进行了汇报。领导当即指示,要尽一切努力让老人与家人团聚。如有可能,要帮助楚月兰老人返乡。”禹州市民政局局长师德鸿说。

通过在禹州东大街附近走访,禹州市民政局工作人员最终确认楚月兰老人就是禹州城关镇人,但其户口已于多年前被注销。经多方打听,工作人员找到了老人的弟媳吕翠妮。通过吕翠妮,他们又找到了老人的儿子陈小龙。

“经过走访和了解,我们得知老人当初离家出走应与儿子、儿媳的隔阂与矛盾有关。为了做通陈小龙的思想工作,我们进行了大量解释。

4月2日下午,我们得知陈小龙同意将其母亲接回后,立即与西藏方面联系安排行程。”禹州社会福利中心主任刘小远说。

4月2日下午,在得知陈小龙同意赶赴亚东将母亲接回后,禹州市立即派出一支由禹州市民政局工作人员和禹州中医院医生组成的队伍,陪同陈小龙飞赴西藏,协调处理接回老人的相关事宜。

诉说

年轻时不理解母亲,1983年她愤而出走

4月3日早晨5时许,在新郑机场候机大厅,大河报记者见到了老人的儿子陈小龙。一提起自己的母亲,陈小龙就眼圈泛红,直抹眼泪。

“在微信上看到我母亲头发花白,佝偻着身体的照片时,我媳妇王彩丽一眼就认出了她。一方面她的眼泪忍不住扑簌簌往下掉,另一方面她拿起手机就往外扔。由此可以想见,我们得知母亲还活着时悲喜交加的复杂心情。喜的是,老母亲依然健在。悲的是,不堪回首的往事。”陈小龙说。

啜泣和哽咽中,陈小龙向大河报记者讲述了尘封已久的往事。

陈小龙说,母亲1937年1月出生,和姥爷租住在禹州城关镇印心庵街上。长大后,她嫁给禹州乡下的一户人家,并生下一个女儿。后来母亲离了婚,重新回到印心庵街居住,“离婚后,母亲性情大变。在那个年代,一个离了婚的女人受人唾弃,被人瞧不起。为了把姐姐拉扯大,她开始四处游走讨生活。之后,母亲又先后生下了我和比我小两三岁的弟弟,都是同母异父”。

“我的出身比较模糊,母亲只告诉我,父亲姓陈,所以我叫陈小龙。历经生活的磨砺,现在我也越来越能理解母亲在那段苦难岁月里的选择。”陈小龙说,自己经常回忆一个场景,那就是母亲将四五岁的自己和两岁多的弟弟锁在狭小的出租屋内到街上卖菜。当时弟弟将玻璃罐摔碎,满手玻璃碴……

据陈小龙回忆,姐姐随后被送还禹州乡下,弟弟则被上蔡县一户人家接走。“我在外人指指点点的阴影和对母亲的不解中慢慢长大,并最终结婚。在这段时间,母亲依旧四处流浪讨生活,我也没少说她。婚后,母亲又和我以及儿媳发生不少矛盾。”

1983年左右,在又一次争吵后,楚月兰再次离家出走。但这一次,她没有重复之前出走、返家、出走的轮回,而是干脆消失了……

“俺娘消失后,我找过她几次。听别人说她先是在河医转盘附近卖茶叶蛋,后来摔断了胳膊。别人捎回信后,我们立即赶到郑州找,没找到。后来,我们又到开封、洛阳寻找她,依然没有她的下落……后来,感觉母亲已不在人世,她的户口也被注销了。令人没想到的是,33年后竟突然有了她的消息,而且是在万里之外的中印边境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