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资划转社保进入倒计时 超万亿国资驰援养老金

近年来,人口老龄化造成的养老保险基金支付压力日益增大,如何建立一个有效的应对机制,来确保我国的养老保险制度能够稳定、持续的运行下去,成了学界和社会舆论一直关注和讨论的话题。相关部门正在通过不断扩大保险覆盖面、提高基金统筹层次,以及多渠道投资运营为基金保值增值。
 
  早在2017年,国务院印发了《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实施方案》,提出通过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的方式,来完善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实现代际公平,增强制度的可持续性。
 
  本月,这项工作进入倒计时。按照既定时间表,我国将于今年年底基本完成中央和地方国有企业的划转工作。国有资本划转范围,包括中央和地方国有及国有控股大中型企业、金融机构;划转比例统一为企业国有股权的10%。这部分国有资本的收益,将专项用于弥补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缺口。为何选择划转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的方式?未来,这将对企业和个人产生什么影响?
 
  截至今年9月底,我国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总收入2.1万亿,总支出2.8万亿,累计结余4.5万亿,基金支付压力日益增大。早在2017年11月,国务院就印发了《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实施方案》,国资划转试点正式启动,2019年9月全面推开。按照要求,中央层面具备条件的企业已于2019年底前基本完成划转;地方层面,2020年底前将基本完成划转工作。本月,这项工作正式进入倒计时。
 
  划入社保基金的国有资本,无疑将更加确保养老金的按时足额发放,给广大参保人吃了一颗定心丸。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认为,通过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有助于完善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增强制度的可持续性,实现代际公平。
 
  董登新指出,一方面是为了弥补过去的转制成本。另外一方面也是为了应对人口老龄化。养老金支付压力不断增大,需要充实社保基金。
 
  要理解董登新所说的“弥补转制成本、实现代际公平”的概念,就要把时间转回上世纪九十年代,我国养老保险制度建立之初。《社会保险法》规定,制度建立后覆盖的第一批人,即使没有缴费,也按照“视同缴费”处理,这就形成了一块基金缺口。因此,划转国资的基本目标,就是弥补因实施视同缴费年限政策而形成的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缺口,也就是“转制成本”。
 
  董登新介绍,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在历史上有过两次大的改革。1997年企业推行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在此之前没有缴费的工龄,都视同缴费,由财政来买单。2014年机关事业单位养老金并轨,也开始缴费,在2014年之前没有缴费的工龄也视同缴费。这两次的改革,形成了两大转制成本。只能动用全民所有的国有资产,通过国资划转来偿还历史欠债,也就是所谓的转制成本。
 
  央企划转社保先行一步,2019年已完成81家企业1.3万亿元的划转。业内预测,划转完成后的总规模将在3万亿到5万亿元。这意味着,在年底前,国资划转还要完成至少2万亿的规模。
 
  这2万亿,大多与地方国企有关。今年年初开始,多省陆续出台国资划拨社保的方案,如河南、湖南等地方案在4月出台,上海9月份出台,12月8日,北京市政府公布了《北京市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实施方案》。
 
  这种划转,将如何实际作用到养老金的账面上?各地已出台的方案大致相同,划转比例统一为企业国有股权的10%,这部分国有资本的收益,将专项用于弥补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缺口;承接主体获取收益的方式是“分红为主,运作为辅”。也就是说,划转的国有资本收益主要来源于股权分红。
 
  董登新介绍:“现金分红就是在持有国有股的阶段获得的收益,收益也可以看作是资本性的收益,它将直接进入到社保基金,作为未来充实社保基金的收入来源。如果将来锁定期满之后,可以转让、变现,那个时候,股权卖掉之后的现金收入,也会并入到社保基金账户。”
 
  同时,对于划入的股权,各个承接主体要履行3年以上的禁售期义务,不允许出现大量变现国有资本的情况。
 
  从地方划转进度看,河北已宣布完成21家省属国企划转,划转国有资本约193亿元;广西则宣布完成了18家国企的划转。德邦基金首席市场分析师吴煊认为,划转提速,也代表了国有资本保值增值的预期在不断增强。
 
  不过,董登新提出:地方国有企业数量多,情况复杂,划转过程难免遇到困难。有的国企产权关系尚未理顺;有的地方国企经营不善面临破产,无法顺利划转;有的企业因重组改制,导致划转范围和规模发生变化。
 
  他说:“央企的国资划转比较简单,一是央企数量相对集中,规模大,股权清晰。地方国企的国资划转就复杂一些,主要由各个省的省级人民政府来负责,一定程度上取决于各个省的工作安排,划转方案的设定,专业人员的配备。地方政府的重视与否也是很重要的因素,这都会影响地方国企的国资划转进度的快慢。”
 
  对于划转国资的去处,董登新解释,划转的央企股权,由国务院委托社保基金会负责集中持有;划转的地方企业国有股权,由各省级政府设立国有独资公司集中持有、管理和运营,也可委托本地具有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功能的公司专户管理。一旦完成养老金的全国统筹,划转的国资将全部上交。
 
  2020年是我国养老保险制度改革的重要时间节点。今年,不仅要完成国资划转,还要实现养老保险基金省级统筹,这两项改革都将为下一步的全国统筹打下基础。
 
  人社部养老保险司司长聂明隽表示,目前国家正在加大养老金中央调节力度,提速基金省级统筹速度。他介绍,目前,全国已经有26个省份和新疆兵团实现了基金省级统收统支,为确保全省发放提供了有力保证,其他五个省也正在抓紧推进前期准备工作,确保年底前完成。同时,正在会同相关部门对实现统收统支的省份一一进行验收,确保省级统筹工作质量,同时为全国统筹打下基础。
 
  董登新表示,国资划转社保,将为养老保险全国统筹打下坚实的物质基础。他说:“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实行全国统收统支的情况下,要求中央政府手中要持有足够的‘子弹’,也就是养老金储备。因此这一次国资的全面划转,为养老保险全国统筹奠定非常坚实的物质基础。”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