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俩口,她拿我找乐,我拿她找乐

  我和老伴爱打闹逗乐儿,说话口无遮拦,没大没小,没重没轻,没深没浅,只图个乐儿,所以有人送我们“快乐夫妻”雅号。瞧,这一次是我们俩拿对方的爱好开涮。
  她拿我找乐
  她:你一天到晚埋头看书、查资料、爬格子,没事就投稿,一个月花的邮资都够你吃喝10天了。咋就难得收到一份样报?
  我:我投寄稿件,十“发”一中,上稿率比你买彩票的中奖率要高出百倍千倍万倍。
  她:有人说,你写作动机不纯,煕煕攘攘,为名而来;煕煕攘攘,为利而往。
  我:听话好比吃菜,各种滋味都要尝一尝,才能心宽体壮,延年益寿。
  她:你在学绘画都已经十年了,画出来的虾、驴和马,为啥一点儿不像齐白石、黄胄、徐悲鸿画的模样?
  我:我打算分两步走。第一步,赶上他们;第二步,超过他们。
  她:预祝你在天堂实现这个宏愿。
  我拿她找乐
  我:你花6000元买了把小提琴,苦练一年多,交的学费够一趟港澳游了。怎么拉出的声音还不如日本机器人拉的美妙动听?
  她:那是因为你缺少音乐细胞,分辨不出音色、旋律和节奏,而且过分迷信现代科技。
  我:你的女高音不错,快赶上吴碧霞、殷秀梅了,为啥每次考老年合唱团都名落孙山?
  她:那是因为我怯场,害怕评委居高临下的眼神和姿态。
  我:听说你想在人民大会堂展示自己的风采,是真的吗?
  她:你听错了。我想在维也纳金色大厅举办独唱音乐会。
  我:到时我为你亲手缝制一套演出服。
  她:我会拉上你一起向观众谢幕,并把奖金分给你一半。
  我:那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了——有望成为第二个彭祖。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