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养老公寓 >

云南:昆明住着500多名老人的老年公寓将被关闭

编辑:养老网 发布时间:2019-03-06 来源:www.yanglaow.cn人气:

  2018年12月29日,天气预报称昆明当日有雨夹雪。除了安静等待飘雪发朋友圈的年轻人外,西山知青老年公寓的300多名老人也在等,在他们看来,这个冬天格外寒冷。
 
  夜深人静时总能听见有老人在房里哭
 
  在昆明大观楼附近,一条通往知青老年公寓的小路上一群“白大褂”在忙活,他们是来自不同养老机构的工作人员,不约而同到此只为能抓住眼前的“商机”。9天前,一家曾住着500多名老人的公寓将被关闭,时至今日,墙上还到处张贴有西山区人民政府印发的一份通告。
  此时,75岁的许某珍正催促同伴给张家村的一养老院打电话,欲要求对方退还她们之前预交的500元押金。电话那头的人说会尽快赶过来处理,然而4天过去了,对方还是没有履行承诺。许某珍显得有些着急,因为这笔钱对她而言很重要,已占每月养老钱的三分之一。
  “北市区的家里有5口人,但却没有我的住处,当人老了以后只能依靠别人照顾。”5年前,许某珍孤身一人从家里出来后住进知青老年公寓,每月微薄的退休工资交完养老费后所剩无几,这里自由的生活环境让她觉得很满足。
  “但好景不长,政府已经下令叫我们搬离,可能跟之前西山区发生的那两场火灾有关。”自从得知相关部门这次动了真格后,许某珍很是忧愁,何处才是安身立命之所?默默地承受孤独与烦恼是她眼下唯一能做的。
  自小就在孤儿院长大的袁某芝万万没有想到,近耄耋之年还在为一遮风避雨的地方发愁,她一言不发地坐在公寓里的秋千上,踮着脚尖尝试晃动两下。没有几个人知晓,再过几天就是她的80岁生日,她心想着:或许和她一样年纪的其他老人正在家享受天伦之乐。
  “外面养老院的最低价格都超出了大部分人所能承受的范围,住不起。”袁某芝说,当听闻知青公寓要搬离的消息后,起初的那几日,夜深人静时总能听见有老人在房间里痛哭,感同身受的她心里五味杂陈。护理员马秋凤证实了袁某芝的这一说法,晚上值班确实听见有老人在房里哭,随后去安慰老人称“只要有我们一口吃的,就不会让你们饿着”。
 
  警方披露知青老年公寓存多项消防安全隐患
 
  老年公寓的一个角落,一名满头银发的老人左手紧紧攥着一个手抄号码,右手拿着按键已掉漆、数字模糊不清的手机打电话,他也在忙着寻找新的落脚点。
  9天前,昆明市西山区人民政府对外发布通告称,因知青老年公寓存在较大火灾隐患,按照相关规定,该区民政局已多次对下达了停业通知及责令整改通知,但至今仍不符合设立条件。要求在2018年12月28日前自行关闭,否则将由相关职能部门强制关闭。
  3天之后,昆明市公安局西山分局披露了知青老年公寓存在多项消防安全隐患的诸多细节。记者注意到,内容主要有:公寓内有9栋全部用简易临时板材搭建的违章建筑,板房为铁皮夹泡沫材料,此材料属于易燃物,不符合消防材料要求,且板房使用期限严重超期,存在严重消防安全隐患;公寓内老人私自使用大功率电器,电线老旧,乱拉乱接问题突出;因居住有精神疾病人员,公寓内办公、公共用房、有老人居住房间窗户全部焊有铁栅栏,发生火灾时难以逃生;公寓内均无应急疏散通道;公寓内居住人员平均年龄70岁以上,且大部分人员失去生活自理能力,居住人员众多,如发生消防事故难以开展自救。
  据知情老年公寓的法人段玲英介绍,2002年,她和丈夫租用农村集体土地50年,自筹资金建盖了这所老年公寓,7年后迅速发展成云南省规模最大的民营养老机构。2010年,在昆明市的大规模拆迁中,知青公寓的三个分院均被要求拆除,几经周折,二号院和三号院被拆除,政府协调将入住老人全部安排到小岛村的一号院旁,建二层板房临时过渡安置。
  “当初政府承诺的搬迁用地至今未实现。”段玲英说,长达近9年的临时过渡让原本各种证照齐全的公寓陷入了困境。因小岛村旁的一号院是临时过渡点地点,2017年换新证时无法办理,变成了无证经营。而临时板房也不能办理消防许可,从此以后各部门隔三差五上门执法,整改和罚款接踵而来,“年年进行消防投资,改善硬件,仅2013年就投入了资金115万。2018年9月至12月又投入了200多万用于整改。”
 
  “在整改期还没结束时,就收到巨额罚款。”
 
  段玲英向记者提供的资料显示,2018年9月21日,西山区民政局对知青老年公寓下发了整改通知书,存在的问题为房屋使用的彩钢瓦存在火灾隐患、灭火器不足、增加烟感报警器,要求在2018年12月23日前整改到位。
  9月25日,知青老年公寓收到昆明市公安消防支队西山区大队的责令立即整改通知书,涉及的具体问题有5项;9月26日,西山区消防大队消防监督员在消防监督检查时,发现知青老年公寓存在未经消防设计审核擅自投入使用以及未经消防验收擅自投入使用,鉴于其积极整改火灾隐患,符合从轻处罚的情节。最终,消防部门开出了20万的罚单。
  “我们投入了大量资金加装防火板墙、改造电线路、加装烟感探测器、防火性能大大提高。在整改期还没结束时,就收到巨额罚款。”段玲英认为自己很委屈。
 
  收住547名老人中已有107名进行搬离
 
  在2018年的最后一个工作日,西山区人民政府曾对知青老年公寓关闭的进展情况进行通报。
  知青人士提供的信息显示,2010年草海片区保护治理和建设开发项目启动,西山区草海指挥部按照征地拆迁补偿政策,分别于2010年5月、2011年5月及2012年8月针对知青老年公寓3个院所签订了拆迁补偿协议,其中2号、3号院均按照协议约定的条款按期足额支付完毕拆迁补偿款项。1号院及旁边的空地共约14亩土地暂时作为临时过渡安置使用,安置期为2年(2012年3月31日至2014年3月31日)。在此期间,老人的人身及财产安全由公寓方负责,且在两年内完成搬迁。
  在过渡安置期间,段玲英曾多次向市、区政府反映,坚持要求通过无偿划拨方式将西山区马街中村50亩土地作为搬迁备选点。西山区草海指挥部自2009年起组织相关单位,先后与知青老年公寓进行了5次协商对接,并安排规划部门向其提供了两个搬迁备选点,但未能达成一致。至此次关闭,该公寓用地现已超期使用4年半。之前各有关部门的检查发现了多处火灾隐患。
  公寓于2011年建盖一批2层临时建筑,大部分结构为临时活动板房且使用年限已达7年之久,已超过规定的临时性结构设计使用年限5年的相关要求,不适合作为公共居住场所。此外,其办理的《餐饮服务许可证》已过期,属无证经营。 2014年12月25日《云南省养老机构设立许可实施办法》施行后,至今仍不符合设立条件,未取得《养老机构设立许可证》,属无证经营。
  截至2018年12月29日,收住547名老人,其中自理老人237人,半自理(半失能)老人50人,不能自理(失能)老人260人,无三无、五保特困供养老人。最近几天,公寓已有107位老人进行搬离,其中80人搬至其他养老机构。
  西山区政府表示,他们已积极为家属转移安顿提供帮助搭建平台,在小岛村村头停车场设置分流安置咨询点。有10余家养老机构自发为家属提供入院养老咨询及护送入院服务。还有部分养老机构针对昆明市西山知青老年公寓入住老人收入较低等情况,主动开展费用优惠活动。
 
  云南养老机构起步晚底子薄面临多重困境
 
  随着人口老龄化程度不断加深和人民生活水平逐步提高,老年群体多层次、多样化的服务需求持续增长,对扩大养老服务有效供给提出了更高要求。去年8月,我省出台了全面放开养老服务市场提升养老服务质量的实施意见,鼓励社会资本参与我省老年公寓等老年生活设施建设,符合条件的享受养老机构建设补贴、运营补贴和其他政策扶持。其中,明确举办养老服务机构审批过程中涉及的各有关部门,要主动公开审批程序和时限,推进行政审批标准化,加强对筹建养老机构的指导服务,不得违规设置前置条件。
  在云南省老年护理协会会长李晓珠看来,云南省养老机构起步晚、底子薄,多数从业人员缺乏相关专业知识和机构消防安全设计、构建的标准化学习机会。在经济欠发达且养老意识薄弱的地区开展养老服务,成本高、融资难一直是困扰养老机构从业人员的经济难题,一方面,群众对机构养老的认识不足,存在一定偏见,入住人群集中在家庭养老已经无能为力的情况下才选择进入养老机构;另一方面,入住的老人多数生活自理能力严重缺陷,且老年性疾病缠身需要康复护理技术的介入,这对养老机构的服务能力和人才聘用在收入和支出上难以平衡。
  “老旧养老机构还存在不符合现代养老管理法规条款的困境。”李晓珠说,该类机构开办时间悠久,地理位置和服务收费符合城市中低收入老年群体的实际情况,但在安全隐患和城市规划的要求下需要搬迁,因新机构选址规划和审批迟迟未下,无法迅速建立新的养老机构。入住老年人多数无力承担其它商业化养老机构的生活、护理、管理费用,位于郊区的廉价养老机构又不满足他们与家人保持情亲关系和就医便利性的需求,所以这是一个尴尬的问题。
  李晓珠表示,历史原因已经建成的不符合现代养老条款的机构,应妥善解决已入住老人的转移安置问题,抓紧办理新址的规划和审批手续,让老机构的服务能够延续,满足家庭情亲和就近医疗的需求,同时也符合对养老人群养老护理服务延续性开展的要求。
  新年已来,段玲英已同民政局协商,让还未搬离的老人能在这里安心过完这一年。